主页 > P嘉生活 >《恐惧的力量》:什幺会导致心理病态? >

《恐惧的力量》:什幺会导致心理病态?

2020-06-10

书名:《恐惧的力量:为何有人捨身救人,有人恶意病态?一位心理学家探索大脑、神经和行为科学,实证揭露人性善恶真相之旅》

《恐惧的力量》:什幺会导致心理病态?

心理病态(psychopathy,发音为sigh-COP-a-thee,或称精神病态)是一种失去同情能力的人类大脑障碍。它的特点综合冷酷无情、行为控制力不足、惯性说谎,以及有操纵控制癖等反社会行为。心理病态者不一定很暴力,但他们往往是。美国人口只有1%到2%可以归类为真正的心理病态,但暴力犯罪的人数也许高达50%。一般认为心理病态者都倾向表现出操控性攻击行为(proactiveaggression),也就是他们的暴力行为和攻击都是出于有意也有目的的,不是暴躁和冲动下的行动。

心理病态也高度受基因的影响,遗传率商数高达70%。我遇到好多人都对此大感惊讶,这也反映出这些人对人类攻击性的共同观点,无论他们知道与否,这些想法通常都受到行为主义色彩的长期笼罩,以致多数人都认为暴力冷酷的人必定是受到长期虐待或被家庭忽略的结果,但这根本不是事实。

就拿盖瑞.利奇威(GaryRidgway)来说吧!他是玛莉.斯坦曼(MaryRitaSteinman)和汤马斯.利奇威(ThomasNewtonRidgway)的次子,和兄弟一起在华盛顿州的麦克米肯高地长大,那地方就离我长大的地方塔科马再往北一点。不意外,他家很穷,汤马斯开着货车进进出出赚钱,一家子挤在六百平方呎(约十九坪)大的房子。玛莉是霸道又爱支使人的妈妈——「强悍的女人」,她大儿子葛瑞格后来这幺说她。她和丈夫总是争吵,吵到最后打起来,有一次一家人吃饭,她还把盘子砸在老公头上。但盖瑞也记得妈妈好的一面,她会和他一起拼拼图,小时候会教他念书。没有真正虐待的迹象,也没有超出一九六〇年代一般家庭生活的正常状况与动态变化,盖瑞的兄弟们长大后也都过着平凡生活。

只有盖瑞不是,他长大后变成「绿河杀手」,是美国史上最多产的连环杀人魔。背了四十九件谋杀案,而他声称犯下的案子更是已定罪的两倍有余,现在还在服无期徒刑。他在一九六三年首度尝试谋杀,说巧不巧,同年,米尔格伦开始做他的服从实验。

盖瑞十四岁时,去学校舞会的路上,经过一片树林,刚好碰到一个六岁小男孩。他想都没有想,就把男孩拉进灌木丛,然后用他一直随身携带的刀,刺进男孩的胸腔,刺穿他的肾脏,火速拔刀,看着血从伤口冒出来。然后他就走了,把男孩丢在那儿自生自灭,也没有特别关心男孩是死是活,只希望男孩就算活着,也不要把他指认出来。(那男孩真的活下来,但从没认出利奇威就是攻击他的人。)之后,利奇威根本不知道他为什幺这样做,就像其他常做的坏事,如拿石头砸碎一排排闪亮的窗,用BB枪射鸟,把小猫放进小冰柜活活闷死,他就是做了。

利奇威快成年时,情况变得更暗黑。他抑制不了体内那股强烈的性冲动,而他已拥有杀戮力量,当杀人的冷酷与喜悦混合着性,那些冲动让利奇威转变成永不满足的性虐待狂,他强暴虐杀了至少四十九名少女和女人,她们多是逃家的少女,或是一九八〇年间在西塔克镇附近从事性工作的成年女性,那时候我念的小学就在西塔克南边三十哩附近。

利奇威的人格特质比起其他杀人狂更显得异常没人性——套句他自己说的,「一部削瘦卑劣的杀人机器」。着名的FBI侧写师和心理病态专家玛丽.艾伦.奥托尔(MaryEllenO'Toole)花了好多小时访问他,她告诉我,利奇威是她此生遇过把掠食性发挥得最极端的心理病态。

利奇威引诱被害人,向她们秀出自己小孩马修的照片,或把马修的玩具随意横放在货车座位上,藉此取得信任。绑架之后,再用极其变态诡异的方式虐杀这些女人小孩,就算我们的文化早已习惯《CSI犯罪现场》或《无间警探》那种惊悚场景,但以此为标準他的手法更是诡异变态。大多数受害者都是闷死或勒死,全都有被性侵的迹象,胳膊双手满布瘀血和大小伤口,有时还在阴道发现奇形怪状的石头,有人的身体挂上树枝和掉毛的刷子。二十一岁的受害者卡罗.克里斯汀森(CarolChristensen)被人发现躺在树林里,头上罩着纸袋,脖子上缠着鱼线,酒瓶摆在肚子上,脖子上挂着一条鳟鱼,还有另一条鱼平放在肩膀上。

《恐惧的力量》:什幺会导致心理病态?

世人对心理病态求知若渴,连细微枝节都想探究。我知道如果我想和陌生人开始一段一小时的对话,只要提到我正在研究心理病态就好了。(如果我想独处,我就说我是心理学教授,就会把人吓到逃跑。)至少有十本书写利奇威,包括他的辩护律师东尼.萨瓦吉(TonySavage)写了一本,还有真实犯罪小说之后安.鲁尔(AnnRule)也写过一本。为什幺让人如此着迷?连我自己也不完全清楚,我想部分是因为心理病态者,特别是诡谲病态如利奇威这样的人,让人毛骨悚然却又认不出来。甚至有些心理病态者明明犯下一长串让人无法想像的恐怖连环杀人案,表面上却大多正常到让人吓呆。不是那种看起来阴阳怪气的正常,就是正常,就是那种出门上班会跟邻居挥手问好的那种正常。

东尼.萨瓦吉在二〇〇四年接受赖瑞.金访问时强调:「赖瑞,」他说:「我一直跟大家说,你可以和这家伙在小酒吧坐下来,喝杯啤酒聊个天,聊个二十分钟后我再出现告诉你:『嘿,这就是绿河杀手那怪物。』你一定会说,『不会吧。』但只要你想想,这一定得是真的。如果心理病态者明显都阴阳怪气或「怪怪的」,他们应无法犯下一长串罪行才对啊。他们应无法说服受害者让她们相信他,也不可能逃避侦查躲了这幺久。」

一般好像都将心理病态和患精神病的杀人犯区分开来——这是很常见的困惑,但也是重要的分野。精神病患者无法区分幻想和现实,这是精神分裂症和双极性情感疾患(躁郁症)常见的症状,表现形式是相信妄想或幻觉。大多数精神病患会相信他们正被中央情报局CIA跟蹤,广告看板或电视正向他们传送祕密消息,有时听到声音,要他们做可怕的事,有时这些事包括暴力行为。(大部分精神病患都不暴力,但做出的事可能具毁灭性,特别是当他们既有精神病又是心理病态患者的时候—这真是糟糕的组合。)最近屠杀式的杀手,如在亚利桑那州图森停车场射杀前众议员嘉贝尔.吉佛斯(GabrielleGiffords)和其他十八人的贾德.劳纳(JaredLoughner)(注1);还有在科罗拉多州奥罗拉市电影院枪击八十二人的詹姆斯.荷姆斯(JamesHolmes)(注2)都是精神病患。认识他们的人都说他们很怪异,看到就会加以提防,甚至从照片也能轻易看出他们有多混乱。像劳纳和荷姆斯这样屠杀式的枪手并不需要说服别人相信他们,也不用逃避侦查,因为他们都在公开场合一举犯案,且通常都有赴死的意图,无论是自残或被警方击伤。

屠杀式杀手很可怕,连环杀人魔更是恐怖,也许因为最恐怖的危险是那种无法事先预测的危险。不是所有连环杀人犯都是心理病态,但很多人是。如果心理病态者真的出入正常,就没有简单方法避开他们,这让他们更加可怕。我猜想,对心理病态普遍的迷恋,反映在对细节的渴望,都是某种想让心理病态者远离的方法—以「不言而喻」的方式,如眼神接触有不寻常的模式,或找到人生历程的细节标记,如小时候会尿床或放火。或许人们认为如果能找到标记心理病态的线索,就能避开他们,围捕他们并关起来。有种迷思认为心理病态者都是因为成长过程中遭受虐待,这迷思会流传这幺久的原因也许就是如此。它似乎很合理,有时候也是真的(泰德.邦迪〔TedBundy〕和汤米.林恩.塞斯〔TommyLynnSells〕这两个恶名昭彰的心理病态杀人魔的确在小时候遭遇悲惨虐待),也许这就是心理病态的签名?我们可以利用这种细节式的标记,隔离隐伏在你我之间伺机而出的心理病态者。

有些写利奇威传记的作家已掉入这种诱惑中被生吞活剥——努力地想把利奇威变态虐杀的人生志业和他父母吵架或他妈妈帮他洗澡这些事扯上关係。但事情没那幺简单。每年都有成千上万的小孩目睹父母吵架,有些还暴力相向;更有成千上万的孩子被虐待或忽视,可悲地说,有时简直悽惨。但(谢天谢地)没有成千上万个连环杀人魔在受虐后变身到处趴趴走,如果仅从童年虐待就会让人变成像盖瑞.利奇威这般等级的心理病态杀人魔,我们的社会必定变成殭尸末世录里的迪士尼乐园。

毫无疑问,儿童受虐是糟糕的事。儿童被虐待、忽视或经常目睹暴力,他们之后的人生会承受各种各样的负面影响。毫不意外,他们通常会对潜在威胁或被欺侮等事发展出过分夸大的敏感度,有时不免反应过度,这就是所谓的反应性攻击行为(reactiveaggression)—用愤怒、脑充血式的、冲动的攻击行为回应屈辱、挑衅或威胁。如果你的另一伴威胁要离开你,你用杯子丢他,这就是反应性攻击行为。如果有人在人行道上撞到你,你转过身来推他一下,这也是反应性攻击行为。如果你朝陌生女子的屁股抓了一把,她打你一巴掌,然后你打回去,朝她脸上挥一拳,再一次,这也是反应式攻击行为。这种攻击相当普遍,通常会出现在沮丧、焦虑或受到严重创伤的人身上。

但这不是心理病态者的主要问题。心理病态者也可能很冲动,有时也会做出反应性攻击,但请记得,真正让他们有别于常人的是操控性攻击行为——是冷静、以目标为导向,特意寻找弱女子来强暴虐杀的那种攻击行为。儿童受虐和忽视不会激发出这种攻击,使心理病态与众不同的操控性攻击行为跟父母虐待几乎没有直接证据和因果关係。不是人们还没有找到证据,是连控制完善的实验都找不到证据。

例如,加州南加大的艾德里安.雷恩(AdrianRaine)和同僚做了一次大型实验,以大洛杉矶地区六百多位不同族裔和社经阶级的双胞胎为对象,研究反应式与操控式攻击。他们从双胞胎的青春期就开始追蹤,这是攻击性变得最明显的时期。研究者发现,在青春期持续性的反应攻击行为上,基因的影响约占50%,其余影响则由环境引起。但在持续性的操控性攻击行为上,基因贡献高达85%的影响力,而剩下的15%并非来自所谓的共同环境影响,也就是影响儿童的家庭类似因素,如贫穷、住家或社区类型,或吵架或忽视他们的父母。这些共同影响变数,就算把它们全部加在一起,都无法预测青少年的操控性攻击行为。当然这就留下迫切的开放问题:什幺会导致心理病态?经过一连串非常幸运的事情后,我得到参与寻找答案的机会。

注1:二〇一一年图森枪击事件,参议员吉佛斯在图森超市停车场举办见面会,遭暗恋者劳纳当场枪击头部,受波及的还有来站台的法官、随扈及九岁小女孩等六人丧生。

注2:二〇一二年奥罗拉枪击事件,当天是《黑暗骑士:黎明升起》的首映,霍姆斯染成红髮,身着战备武装,自称「小丑」带了大批枪枝与手榴弹,进入奥罗拉购物中心的电影院向观众扫射,造成十二人死五十八人受伤。

相关推荐

精选文章

点击排行